香港马合开奘结果天什么中什么

魂归雪山(2009525)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28

  这张中国地图挂在一个人的家中,上面标出的这些记号是一个网名“珊瑚”的女子走过的所有地方,有沙漠,有草原,有海边,有雪山。2008年7月的一天,当“珊瑚”的足迹到达这里的时候,她的生命轨迹戛然而止。

  “珊瑚”,真名娄颖,在北京的一家房地产咨询公司工作。娄颖爱酷户外运动,她的最大梦想就是走遍中国的每一片土地。但是她的梦想却因为一次登山活动永远无法实现。

  2008年7月19日中午,娄颖的男朋友小赵突然接到一个山友的电话,娄颖在攀登新疆慕士塔格峰的时候出了事。

  娄颖的妹妹娄涛:我就看了一眼。可能她当时的状态是挺高兴的那种,挺幸福的有点微笑的那种。

  慕士塔格峰位于新疆阿克陶县与塔什库尔干县的交界线多条,山体巨大,风光壮美,被誉为“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海拔7546米,攀登它对人的身体和心理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娄颖为什么不顾危险去攀登这座山峰呢?

  娄颖的男朋友小赵:她对高海拔的反应,比我要强得多,比一个男性要强得多,她很能适应高海拔这个状态。

  2008年初,娄颖报名参加了新疆乔戈里高山探险服务公司组织的攀登慕士塔格峰活动。

  这对娄颖来说既是个诱惑,也是个挑战,娄颖提前半年开始采购装备,锻炼身体。

  娄颖的男朋友小赵:每天晚上要跑六圈,相当于五公里多一点,完了还要登好几层,从一层爬到二楼,爬三、四次需要,完了还有蛙跳什么的,最后几个月一直持续这个。

  2008年7月初,娄颖终于等来了登山活动开始的通知,她和北京的其他山友一起动身前往新疆,小赵因为身体原因,没有跟她一同前往。

  娄颖的男朋友小赵:她登山过程当中,一直跟我打电话,她只要有机会,她跟我说,有信号的地方要离大本营有一段距离,好像得走20分钟吧,她要走过去,给我打电线日中午,小赵接到娄颖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成功登顶。

  娄颖的男朋友:当时她挺高兴的,我也挺高兴的,完了我说祝贺你,你到了一个人生新的高度。

  电话里得知娄颖正在下撤,小赵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没有想到这是两人的最后一次通话。

  娄颖的男朋友:我晚上还和同学一块吃饭呢,其实晚上想等她电话,说实话,真的,吃饭时候一直想等她电话,后来也没打,我想可能是回去累了吧,就歇了。

  娄颖在登顶后还和男朋友通过电话,说话很正常,而且在下撤过程中,应该说最艰难的考验已经度过。在这之后怎么会突然死亡了呢?是遇到了雪崩,还是出现了滑坠?娄颖的妹妹见到遗体时,娄颖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而是挂着一丝微笑。

  据这次登山活动的组织者介绍。这次登山活动共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40多名登山爱好者报名参加,娄颖就是其中的一个。7月4日,全体队员进入了海拔4450米的登山大本营。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在大本营要休整上三天,因为刚开始队员上到这个四千多一个海拔高度都会出现高海拔反应。

  经过10多天的训练和休整。7月17日,队员们到达海拔6950米的三号营地,第二天凌晨四点多钟,队员们开始冲顶。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因为是凌晨从C3(3号营地)出发,很多人很早就可以到达,8点钟就可以到达顶峰,时间还早嘛,当天就可以撤回大本营。

  山友和尚:娄颖应该是在8点半左右的时间冲的顶,到的顶峰,我的时间应该在9点20这样。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她回来以后状态特别好,给我们大家每一个人做的一个拥抱。

  登顶成功,队员们都很兴奋,大伙一直聊到12点多钟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帐篷休息。

  山友和尚:因为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大本营嘛,就到喀什去了,当时我们就在那里,都很高兴嘛,就在商量,我们到喀什怎么庆祝一下。

  第二天早晨10点多钟,到了吃早饭的时间,队员陆续起来了,没有看到娄颖的身影。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有一些队员起来了,还有一大部分队员都没有起,因为前一天登顶可能都比较累。然后就没有叫每个人都起来吃早饭。

  吃完早饭后,队员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山。一个叫江南的女队员突然想起娄颖还没有起来。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去娄颖的帐篷叫娄颖,结果叫了几声她都没反应,随即江南就把帐篷拉开。一看没有反应,不对劲。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当时她状态特别安详就是你看上去以后,她就像一个人正常睡眠以后,睡着了以后一个状态。

  山友 和尚:没有一点挣扎痕迹,脸上很平和,就是睡着了,嘴还微微张着呢,没有任何说,不舒服的表情,痛苦的挣扎,都没有。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呼吸已经没有了,看她的眼睛瞳孔比较开始放大了。

  经过队医急救,娄颖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大家火速用车将娄颖送到了距离最近的塔什库尔干县医院。

  从组织者和山友叙述中,登山和下撤过程中都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到第二天上午,山友发现的时候,娄颖已经停止了呼吸。娄涛感到不解,没有发生意外,姐姐怎么会突然死亡呢?活动中每个人是单独的帐篷单独的睡袋,没有人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娄颖是在什么状态。

  娄颖的妹妹娄涛:我觉得这是一个常理,我觉得没法解释的,我觉得我是,我得不到这个答案。

  接到报案后,当地警方赶到大本营现场进行了勘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娄颖身上也没有伤痕,警方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娄颖的姐姐 娄小平:从宿命的角度来说吧,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就是这样的情况。

  娄颖在成功登顶后的当晚,在睡梦中离去,山友和家属都感到这件事是个意外,只能无奈地接受,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可是在另外一个人眼里,这件事并不能算是意外,他就是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

  登山活动开始前,乔戈里公司为所有队员购买了境内旅行团体意外伤害险。保险期限是6月23日至7月23日,承保的是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这份保险包括意外身故、烧伤及残疾保障、医药补偿、身故遗体送返等八项内容。娄颖去世后,乔戈里公司向保险公司报险,保险公司委托专门的医疗救援公司帮助处理娄颖的后事。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我们在喀什的时候,保险公司开始介入了,它安排的车、火化呀,包括在阿克苏火化的费用都是保险公司承担。

  根据这份保险,娄颖意外身故的保险金额是30万元,回到北京后,娄家人开始准备材料申请理赔。

  娄颖的姐姐 娄小平:他要求是在事发30天之内提出主险的索赔申请嘛,提出申请索赔的同时,把相关的文件,比如法医的鉴定结论,死亡证明,户口注销证明,然后还包括最近的那些体检报告。我们这些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大概是在8月份。

  娄颖的姐姐 娄小平:他们当时收到我们所有提交的东西了以后,给回复了一条短信,说所有文件已经收到。然后他们会在十个工作日之内给答复。

  娄家人没有想到保险公司竟然拒绝赔付,因为在他们看来,娄涛既然购买了意外伤害保险,而她又在登山过程中意外死亡,保险公司理所当然地应该赔付保险金。那么保险公司为什么拒赔呢?

  这是8月28日保险公司出具给娄颖家人的拒赔通知单。上面写道:本合同所称的意外事故是指遭遇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非疾病的、不可预见的客观事件,并以此为直接且单独原因导致其身体伤害、残疾或身故,根据您所递交的相关材料显示娄颖女士所遭受的本次保险事故不属于意外事故。

  娄颖的姐姐 娄小平:我觉得如果这种事情都不算意外的话,那我不知道什么(算意外),但这个事情出来以后,我就觉得纯粹是在,好像是一种文字游戏一样的东西,它那个意外,我觉得跟平常涵义的意外是不一样的。

  娄颖的妹妹娄涛:反正我觉得在我的理解里面,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意外,我想不出来其他第二个那个什么,就是说可以说服,就是说我自己可以找出一个理由,我找不出这个理由说服我自己,这个不是个意外。香港神童一肖平码图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 这次娄颖的这个事件,我们认为绝对应该属于意外。

  那么保险公司为什么说娄颖的死亡不属于意外身故呢?记者找到了位于上海浦东的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代理律师 关锋:像她这个呼吸及循环功能紊乱等等,呼吸衰竭等等,这些的话呢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高山病的病理反应发生所导致的。

  娄颖到底死于何种原因呢?新疆阿克陶县的法医经过尸检,得出的结论是:死者生前在低氧环境活动后出现缺氧致呼吸循环功能紊乱并作用于心脏,引起呼吸及循环衰竭而死亡。

  保险公司认为,从结论看,娄颖是死于高山病,这不符合合同条款中“非疾病”的条件要求。

  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代理律师 关锋:这就是说高山病的一个反应,导致死亡的客观事件不符合非疾病的这样一个情况。

  但是娄家人的代理律师认为,合同条款中的“疾病”,所指的应该是人身体已经具有的通常意义的疾病,而高山病不是人体固有的一种疾病,是人进入高海拔地区后,因为高山反应而出现的一种健康意外。

  律师:咱们民间有人认为这叫高山病,所以他就认为这是病,其实民间俗语而已,不是科学的概念。比如约定俗语里面,也有办公室综合症,对吧,你能说是一种病吗。

  关于高山病,医学著作中是这样描述的 。高山病也称“高山适应不全症”,是人体对高山缺氧环境适应能力不足而引起的各种临床表现的总称。主要症状有头晕、头痛、耳鸣、恶心、呕吐、脉搏和呼吸加速,四肢麻木,严重的可引起昏迷。

  医学研究表明人的身体健壮与否与高山病发病率无直接关系。每个人,甚至同一人每一次对缺氧的反应都会有所不同。也就是说一个人即使身体健康也可能患上高山病。高山病算不算是条款所说的“疾病”双方争论不休,而保险公司又提出,娄颖的情况也很可能是缺氧引发了原有身体问题的恶化。

  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代理律师 关锋:也就是说什么呢,被保险人的特殊体质,或者是自己本身隐含的疾病,偶合了缺氧这样一个事件,所以才导致了最终的死亡事故发生.

  这样一来,就不符合保险条款中“直接且单独原因”的条件,娄颖的家人说,这种推断没有任何依据,娄颖酷爱户外运动,身体非常健康。

  娄颖的姐姐 娄小平:基本上平常就没生过病,基本上没去过医院,应该说从小到大很少去医院。

  娄颖的男友:我印象当中五年来,她只感冒过一次,我说给你吃药,她说没事,我睡会儿觉就好了,她就早一点睡觉,完了第二天早晨起来接着上班一点事儿没有,体能真的,身体素质还有体能都非常好。

  娄颖的姐姐 娄小平:我们妹妹连续三年的体检报告,我都提交了,就是心肺是没有问题的。

  山友溜达:包括进山的时候,她也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没有任何不适应。比如很强烈的高(原)反(应),呕吐都没有,她一直还都比较好。

  山友和尚:体力比我好,体力要比我,而且比较适应这个高海拔的环境,一共这么几天,上上下下的,对她来说没看有什么特别疲倦哪,或者不太适应的地方。

  而且山友认为,娄颖在训练时已经在海拔4430米以上的高度生活了15天,没有任何不适的状况,如果有什么隐藏疾病,早就会出现。

  山友骏一:一般高山病是什么时候得呢?是在上升的过程中间得高山病,就是肺水肿和脑水肿。但是肺水肿和脑水肿得了以后呢,最有效的办法呢,是下降下降再下降。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按我们经验比如说高山脑水肿,高山肺水肿,她是进到大本营有高山反应她就会,如果有这方面疾病她就会发作的。

  保险公司还提出娄颖的情况也不符合意外事故的另一个条件:不可预见。而高山缺氧明显是可以预见的,对此,娄家指出高海拔雪山缺氧人人可以预见,但是缺氧导致死亡却是无法预见的,如果这样也属于可以预见,那保险公司为什么还要给她承保?在激烈的争论中,娄家决定起诉保险公司。在收集信息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一个极为相似的案例。2002年5月28日, 36岁的陈蕊萍到西藏阿里地区旅游,第二天登山的时候,发生高原反应,后不治身亡。因陈蕊萍生前买过人身意外伤害保险,陈蕊萍的父母要求保险公司理赔,保险公司以高山病不是意外事故为由拒赔,陈蕊萍的父母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认为,陈蕊萍本身身体健康状况并没有异常,其多次到西藏旅游,事前不可能预料到肯定会得急性高原病,也不可能预料到会因高山病导致死亡的后果。其所受到的是自然伤害,属意外事故,法院判定保险公司赔付陈蕊萍父母10万元。这个案例增加了娄家的信心,2008年10月28日,娄颖的父母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起诉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要求保险公司给付保险金30万元。

  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双方对条款的争议和分歧这么大。据乔戈里公司介绍,因为风险问题,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是国内仅有的几家对登山活动保险的公司,乔戈里公司每年都组织登山活动,和美亚保险公司有多年的合作,这种人身意外保险保费并不高,手续也很简单,只要给美亚公司打个电话,对方同意承保,就会把投保单用传真或者邮件的方式发过来,填好保单后,加盖公司公章传真给美亚公司就行了。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正式保险费汇完了以后,他把投保单,正式投保单电子版先发给我,然后回头再给我寄保单的原件。

  乔戈里登山探险服务公司 岳春颖:详细条款有一些知道,有一些队员知道,有些不清楚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有一些队员他以前自己去玩,还有包括户外比如露营啊,玩出去他也买过这个险。

  山友溜达:我们大概也知道这个是针对户外的这个,有这样一个险种。所以说我们就一听是美亚的,也没有说再太多地去看这些东西了。

  目前,浦东新区法院已经两次开庭审理了此案,近期将会判决。短期人身意外保险,随着户外运动升温市场在渐渐扩大,但这种投保多数是以团体办理的方式购买,保险公司和被保险人之间往往就没有接触,双方的情况,告知的义务就更谈不上了,一旦出险,很容易在一些问题上纠缠不清。我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并可以就保险标的或者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投保人应当如实告知。但现实中,不光户外运动,包括旅行社、单位、学校在投保团体险的时候,由于两边多是单位对单位,被保险人的面可能都没见过,这些程序和义务就只能流于形式。团体险中的这个疏漏需要引起保险公司和监管部门的重视。